=艾芙
工科狗,写点东西自娱自乐,不接受谈人生。
全职粉,热爱郑徐,可是我懒x
FGO,天草四郎,旧剑。
近期沉迷Idolish7,TRIGGER推,本命天尼

【郑徐】一生玉魂相伴,一世浮沉何忧(一)

·这么有文化的名字显然不是我起的,感谢我家编剧清浅!(人家什么时候承认了你还敢说

·真的是,私设如山,我就一理科狗别吐槽我了······(逃


1.the first meeting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郑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他一边打呵欠一边掏出钥匙开门,打开门的瞬间被门里的景象硬生生吓回去了半个没打完的呵欠。自家客厅窗前背对他站着一个人,一身白色衣服,及腰的黑色长发。郑轩脑袋里瞬间刷过无数《午夜凶铃》里贞子的形象,卧槽压力山大……我要不要跑……

  郑轩还没做好决定(实际上是懒不想跑x),窗前的人已经转过身来。眉眼清隽的男子如同从水墨画里走出来一般,好看的眉眼却笼着浓浓的疑惑和茫然,“汝……是何人?”

  “我叫郑轩。”下意识的答出来之后郑轩反应过来恨不得先抽自己几下,这里明明是我家!怎么跟自己闯了别人家似的!

  男子歪头好奇的打量了他半天,慢悠悠回答道,“吾名徐景熙。”

  

  

  

  ……自己到底是怎么接受这个设定的,十几分钟之后郑轩烧开水泡好茶和自称徐景熙的男子一起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感觉自己很神奇。他看着徐景熙拘谨的坐在沙发上努力不让自己陷下去的样子忍不住笑,“你坐就行啊没事的,不会掉下去。”

  徐景熙依言放松,接着就往柔软的沙发里一陷,吓得他一下子跳了起来,“这,这是个什么妖异的东西?!”

  郑轩这次直接笑出了声,站起身过去拉他的手,“这个是沙发,一种让人坐着的东西。真的没事啦相信我,和我一起坐下……呃?”郑轩的手穿过徐景熙的手,只握住了一片空气。这次轮到郑轩惊悚了,“你你你压力山大你是鬼吗!?”但是鬼是怎么能坐下的!?

  “不是啊。”一只微冷的手触上郑轩的手,郑轩的表情惊悚的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啊!”看样子就差惨叫着跑出家门了。

  “勿激动……听吾道来。”

  重新又坐回沙发上,徐景熙努力适应着坐沙发的感觉,不让自己落荒而逃。

  而郑轩不知道是调整好了心态还是已经放弃了治疗,递了杯茶给徐景熙,“你说吧。”

  徐景熙认真打量了一下手里的玻璃杯,对这透明的东西感到很新奇,然后喝了一口。温热的铁观音入口,他不觉惬意的眯了眯眼。“才不是鬼之类的东西呢……吾是玉魂,即玉里孕育出来的灵。”

  郑轩一脸我大白天见鬼了的表情看着徐景熙。

  “真的啊。”徐景熙把杯子放到茶几上,凑到郑轩身边拉开了郑轩的领口。

  郑轩一把按住自己衣服,“woc压力山大你干嘛!”

  徐景熙默了一下,拽着郑轩脖子上露出来的红线拉出来一块玉佩。徐景熙冲他晃了晃那块玉佩,“这个就是我的原身。”

  郑轩愣愣看着那块玉佩。那是出生之后爸爸妈妈送给他的第一件礼物。因为名字是一个轩字,在看到这块雕刻了“轩”字的玉佩之后郑轩的父母就毫不犹豫买下来给他戴上了,希望能保他一生平安。白色的玉佩,仔细看能看出来正面是淡淡的紫色。然后活了二十几年,突然被告诉这块玉里有灵……真是压力山大啊。

  徐景熙还在自顾自往下讲,完全没意识到两个人现在的姿势有多暧昧。

  他诞生于汉文帝的一枚玉制腰佩。汉文帝和邓通的断袖情史我们暂且不提。刚诞生的时候什么都不懂,还是一位路过的玉魂先生指点他怎么避过人类除妖师。然后,一年一年过去,朝代更迭时代变幻,徐景熙在这尘世间看遍了人情冷暖。他原本也以为自己就这么一直一直活下去了,但是在鸦片战争期间他的原身被不识货的人打坏又重新送去雕刻,于是从那时候一直沉睡到现在,世间早已换了一番景象。完全不了解的世界,他只能选择呆在原身佩戴人的家里并且冒险出来现在是个什么世界。

  出于玉魂的特点,只有常年佩戴玉魂原身的人才能看到玉魂(当然那也得玉魂在那人面前),除非是玉魂愿意现形给别人看才能看到。

  郑轩听着突然也有了点不忍。永恒的生命固然是好,但是这么孤孤单单的一个人那么多年也是很寂寞的吧。“要不你就留在我这里吧?”他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嗯、吾、我本来就在这儿啊……我不能太久离开我的原身的。”听郑轩说了几句话勉强弄懂了人称问题的徐景熙别扭的改了口。

  “不是那个意思啦……压力山大……就是说你每天在家里现形呆着就好了……我们还可以做个伴聊聊天什么的,反正我一个人住。”

  徐景熙歪头看了看他,浅浅笑起来,“好啊。谢谢你。”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夜舞夕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