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芙
工科狗,写点东西自娱自乐,不接受谈人生。
全职粉,热爱郑徐,可是我懒x
FGO,天草四郎,旧剑。
近期沉迷Idolish7,TRIGGER推,本命天尼

【郑徐】reminiscence

·给景熙的生贺,生日快乐!

·不要纠结名字我真的是个取名废

·写着写着不知道写成啥了系列……万望看到的各位不嫌弃OJZ

·最后,谨以此纪念我活到今天最喜欢的人

 

【郑徐】reminiscence

枪淋弹雨15:49:01
我突然好紧张想回去……
灵魂语者15:49:03
吐血,jpg
你丫敢!
枪淋弹雨15:49:10
压力山大……

枪淋弹雨15:50:55
你进出站口旁边那个李先生找一个一看就没有干劲的人就行了
灵魂语者15:51:00
[笑哭]
枪淋弹雨15:51:02
实话

徐景熙关了QQ,透过车窗向外望去。G市,自家隔壁的省会城市,终究和自家所在的城市不太一样啊。 
徐景熙,17岁,男,就读于G省沿海的一所医科大学,此次来G市目的是面基,俗称的见网友。他高中毕业之后玩了一款名叫“荣耀ol”的游戏,在游戏里有一个ID为“灵魂语者”的奶妈角色,他在游戏里认识了一群好兼损友,面基时间约来约去还是没能大伙儿凑一起,干脆先各自约着面基了。他要见的人是游戏里ID为“枪淋弹雨”的DPS角色,他们两人平时搭配不错性格也合得来,还都读大一,拥有“枪淋弹雨”的人就读的大学还在他家旁边的城市——趁这个十一假期回家的机会面个基总是可以的。
还有一点点,对方不知道的小心思,徐景熙觉得,自己有点喜欢这个素未谋面的,网友。即使对方是男孩子……但是喜欢就是喜欢了啊,何苦骗自己。徐景熙叹了口气,不要让他知道就好了,能做朋友也是好的啊。

灵魂语者16:39:27
……路上堵的都是客车啊
看着很近了就是不知道啥时候能下去
枪淋弹雨16:39:35
恩肯定的
你下车了告诉我一声
灵魂语者16:39:41
当然
枪淋弹雨16:39:43
怪紧张的
灵魂语者16:39:45
你搞得我也要紧张了……

十一出行高峰期啊,自己为什么要造孽选择客车……徐景熙心情复杂,但是为了面基也是不得已,枪淋晚上的火车回家,错过这次机会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有空见到。但是早晨7:15坐上车,高速公路堵车走走停停,原定中午12点多到的客车硬生生拖到16:30还没到……徐景熙默默下定决心,以后除了回老家之外真是再也不要坐客车了,忒折磨人。

灵魂语者16:49:28
就在站外[泪奔]
枪淋弹雨16:49:32
压力山大
你一会儿想吃啥
灵魂语者16:49:40
不造……
其实我有吃零食的,不太饿
枪淋弹雨16:49:50
虽然我应该没时间和你一起吃了
但是买个单还是可以的
灵魂语者16:50:01
没必要让你花钱啊
枪淋弹雨16:50:30
……你这是要像游戏里一样剥夺我花钱的权力么
灵魂语者16:50:32
你留着钱路上用啊
枪淋弹雨16:50:34
又没什么好用的
还有支付宝
灵魂语者16:50:40
……你赢了

郑轩坐在李先生正对汽车总站出站口那一片座位里,关上QQ放下了手机,不自觉露出一抹笑容。
郑轩,18岁,男,就读于G省G市一所著名综合性大学,十一假期还没回家的原因一是他订了十一晚上的火车票,二是等着面基游戏里认识的一个好朋友。
或者不能说是朋友……暗恋对象还差不多……明明知道对方也是男孩子,这种感情是不对的,但还是克制不住这份喜欢……所以对方一提出面基就毫不犹豫答应了。
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如果因为这个连朋友都做不了,那真是……郑轩止住了自己的胡思乱想,拿起放在桌上的在肯德基买的雪顶咖啡喝了一口。

枪淋弹雨17:15:00
下车了吗

枪淋弹雨17:17:25
忐忑不安.jpg

郑轩放下手机,原本还不紧张,灵魂语者不回他消息了他反而前所未有的紧张,这说明他应该下车了吧……郑轩趴在桌子上深呼吸,一句口头禅出口,“压力山大啊……”

客车终于到站。徐景熙抓起背包,在车还没停稳的时候冲到车门口,车门一开就迫不及待的跳下了车,在一堆行李箱中提出自己的天蓝色箱子,挤出人群直奔出站口,丝毫不顾身后不知道哪位大妈抱怨的“这孩子怎么那么急,不懂事啊!”
赶得不巧,路口正是红灯,徐景熙放下一直提在手里的行李箱大口喘气,摸出手机瞄了一眼QQ,和枪淋弹雨的对话停留在客车到站的时候对方发来的一张忐忑不安的小人图片。不自觉露出了笑容,把手机塞进口袋,反正马上就要见到了,不回也罢。绿灯亮了,徐景熙跟在人群中过了马路,李先生已经近在眼前。他深吸一口气,提起行李箱推门进店。进了门徐景熙把行李箱放在地上,喘着气环顾周围——哪个会是他呢?一个看起来就提不起干劲的人……?这形容太过模糊啊,要怎么找?
并没有找到感觉相符的人,徐景熙摸出手机从通讯录里翻出他的号码,刚按下拨号键,一个坐在正对出站口那一片座位里的一个人回身,看到他的时候笑着挥了挥手,“这里。”
徐景熙提起箱子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桌旁放下行李箱,摘下背包甩在桌上,还是迟疑了一下,带着不确定开口:“枪淋?”
男子脸上顿时流露出一点苦恼,一句“压力山大”还没说完,徐景熙伸开手臂扑过去拥抱了眼前的人。
郑轩猝不及防把人接了个满怀,忍不住还庆幸了一下幸亏自己转身靠着玻璃墙坐的,不然这一扑两个人非得一起翻到地上不可。这个人应该是一下车就跑过来了吧……扑在他怀里头搁在他肩上,喘息的急促让人几乎以为他哭了。郑轩轻轻拍着他的背没有说话。
徐景熙冷静下来,坐到郑轩旁边的位子,对自己刚才的失态有点不好意思。
郑轩笑了笑,看出了徐景熙的局促不安,于是率先伸出手去,“郑轩,枪淋弹雨,很高兴认识你。”
“徐景熙,灵魂语者,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刚才……嗯……抱歉我太激动了。”
“没关系。”郑轩懒洋洋的另一只手放在桌上托着脸看徐景熙,和他的角色一样清秀的男孩子,还是蛮符合自己之前的设想的,嗯,甚至还有点害羞。
两个人一阵沉默,最后被拿着菜单的服务员打破了,“二位点什么?”
郑轩把菜单推到徐景熙面前,“景熙你看吧,我就不吃了。”
“嗯……”徐景熙翻了两页菜单合上,对服务员说:“一碗牛肉面。”
“好的,还需要别的吗?”
“不要点小菜什么的?”郑轩按住菜单问徐景熙。
徐景熙摇头,郑轩掏出钱来付账,服务员走了之后他听见徐景熙嘀嘀咕咕,凑过去才听见徐景熙是在抱怨这里价格高。“贵吗?”郑轩忍不住问出声。
“贵啊,”徐景熙感慨状,“我家那边要17,这里要20啊。”
两个人因为这一段小插曲打开了话匣子,徐景熙在游戏里也一向表现的精打细算,郑轩对他对价格这么敏感并不意外,和游戏里一样可爱啊,让人想像黄少一样逗一下他们的治疗玩儿。从游戏里发生过的事聊到现实发生的事还有专业之类的话题,徐景熙也没忘了吃面,一碗面见底的时候两个人已经亲密的就像游戏里那样。
郑轩看了一眼时间,过得真快啊,六点半了。现在真的是……几乎有点舍不得走了。“景熙,我得走了,回学校拿了行李我还要去火车站。”郑轩即使恋恋不舍,念及出行高峰期还是站起来和徐景熙告别。
“我送你过去。”徐景熙跟着起身,拿起背包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打开背包摸出一袋鱿鱼丝递给郑轩,“不知道给你带什么好……这个季节海边也没什么好东西,只能给你买这个啦,路上吃。”他的脸上带着一点羞赧。
郑轩接了鱿鱼丝放进包里,“挺好的。噢对了……”郑轩突然想起来什么,在包里一阵翻,掏出一串风铃递给徐景熙,表情痛不欲生,“一个脱团的室友为了给女朋友做礼物……又不想一个人……拉我去了DIY社团……这是上次的作品……压力山大。”
徐景熙看着风铃最下面缀的灵魂语者的形象的挂坠,忍不住笑了,真心诚意的回答:“谢谢你,阿轩。”
郑轩跟着徐景熙笑了,真是……这样子,感觉更喜欢他一点了啊。抬头却对上徐景熙惊诧莫名的脸,郑轩意识到自己好像不小心把内心所想说出了口,心里大叫不好,开口又是口头禅先溜了出来,“压力山大……景熙我……你听我解释……”看着徐景熙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郑轩一颗心顿时沉到谷底,要怎么解释……该死的,郑轩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别说了。”徐景熙轻声开口。
郑轩强自忍住不在徐景熙面前流露出崩溃的表情,转过头不敢再看徐景熙的表情。
“真的是没想到啊……”徐景熙继续说,郑轩握紧了拳,他绝望的几乎想要夺路而逃,但是又想听听徐景熙怎么给他们的关系判死刑。
“我也喜欢你啊。”
什么……?!郑轩这一刻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他猛地转头看向徐景熙,徐景熙微微垂着眼,似乎感觉到了郑轩转回头来,低声而坚定地重复了一遍,“我也喜欢你啊。”
瞬间的狂喜,郑轩一把抱住徐景熙,颤抖着轻声问,“真的……?”
“真的。”

徐景熙一手拖着行李箱,另一只手被郑轩拉着,两个人混在汽车站熙攘的人群中并肩走向公交站牌。徐景熙时不时悄悄看一眼郑轩的侧脸,郑轩状似专注的向前看路,嘴角的笑意却怎么也压不下去。所谓恋爱的感觉吗?想拉着他的手炫耀给所有人看,一起做再多蠢事都觉得甜。
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挤到站牌,徐景熙问郑轩:“你坐几路车?”
郑轩哽了一下,“压力山大……我忘了。”
徐景熙闻言哭笑不得,想打又舍不得,干脆拿行李箱开路拖着郑轩去看公交车行车路线。郑轩抬头认真看了半天,“嗯……23路。”
“好。”徐景熙应了一声打算再次拿行李箱开路往人群外围走方便等车,郑轩抢先拉住了他的手腕,“没零钱了,陪我去买瓶饮料换开零钱呗?”
“我有就行,我给你。”
“压力山大……我又不是只有这时候用……提前多准备一点啊。”
“好好好。”徐景熙妥协,由着郑轩拉他去了街边的小店。
随便摸了瓶矿泉水,郑轩掏出钱递给老板娘,在找钱的时候顺便和老板娘说笑了两句。徐景熙看着眼前的景象,恍惚觉得他们两个似乎已经在一起很久了。郑轩拿了零钱回来,自然而然的牵起徐景熙的手,另一只手拿着矿泉水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拿着路上喝?”
徐景熙回过神来,对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有些脸热,却没有表现出来,笑着把矿泉水推了回去,“我再坐两个小时车就到家啦,你拿着火车上喝吧。”
郑轩点头,两个人掉头往回走,刚走到站牌边上就看见一辆23路绝尘而去。“真是不巧……”“压力山大……”徐景熙和郑轩同时开口,对视一眼之后忍不住一起笑了起来。
大抵所有公交车都这个性,不等的时候一辆一辆来的飞快,你等它的时候迟迟不来。徐景熙握着郑轩的手,尽管对还能一起多待一会儿感到高兴,但是又忍不住担忧,正值出行高峰期,万一耽误了火车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了。天色渐渐暗下来,路灯还没亮起,整个城市都沉浸在黄昏的光晕里。等公交车的人少了很多,徐景熙小心的四下望了一圈,没人注意他们两个,扯了扯郑轩示意他转头。郑轩不明所以的转头看徐景熙,一个柔软的东西落在嘴唇上,一触即分。一个浅浅的吻。徐景熙转头回去,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甚至还伸头去看公交车来了没有。郑轩忍不住勾起嘴角,在徐景熙张望后缩回来的时候凑过去亲了他的脸侧。徐景熙没有转头看郑轩,郑轩望着他觉得在昏暗的光线里徐景熙的脸可疑的泛了红。
直到23路到站两个人没再说什么,但是手一直握着没有分开,十指相扣的姿势。郑轩最后匆匆拥抱了一下徐景熙,说“再见!”之后上了车。徐景熙在他投币的时候喊了一句“注意安全!”,目送着23路离开站台,然后拉着行李箱去赶最后一班回家的车。
以后……嗯,会更开心更甜蜜吧。

枪淋弹雨00:03:48
我上火车了
还有
我想你了
灵魂语者00:03:56
我也想你

 

评论 ( 3 )
热度 ( 18 )

© 夜舞夕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