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艾芙,也是顾温虞。
工科狗,写点东西自娱自乐,不接受谈人生。
全职粉,热爱郑徐,可是我懒x
最近沉迷凹凸世界,是雷狮的忠实女友粉。
\雷总/\雷总/\雷总/无理智为他打call【

【尼吉】Memory

•我流ooc,毫无逻辑可言,不科学之处请无视【x】
•感谢群里各位的脑洞
•取名废假装认真取了标题
今天施内公主夫妇带着刚满四岁不久的儿子吉恩出门。由于吉恩平时的表现太过乖巧,夫妇俩说说笑笑前行,完全没注意到被街边卖气球的人手里花样缤纷的气球吸引驻足的儿子。等吉恩终于从气球的诱惑中挣扎出来,爸爸妈妈已经不见了。
十四岁的尼诺独自一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游逛。不想回家,父亲又把买面包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索性逛到饭点再买面包回家吧。走在路上尼诺突然被一个小身影吸引住了目光,服帖柔软的金发,清澈的蓝色大眼睛,一看就能掐出水的白嫩包子脸,是他经常在父亲照片上看到的孩子——施内公主夫妇的儿子,吉恩。幼小的男孩像一个发光体,吸引着无数路人的目光,尼诺能清楚听见身边路过的人轻声称赞他的可爱。没长开的孩子本来步子就不大,出于一种莫名想再多看看这个小天使的心理,尼诺把脚步又放慢了一些。看着吉恩突然被气球吸引了注意力站住不走了,尼诺匆忙在路边小贩手里买了一支巧克力雪糕,坐在花坛边边吃边关注吉恩。仰头看着气球的吉恩小脸上浮现出一个天真的笑容,世界仿佛都因为这个笑容亮了一下。尼诺看得有点发怔,最喜爱的巧克力味道半点都没能尝出来。
专注气球的吉恩和专注吉恩的尼诺都没有注意到越走越远的施内公主夫妇。吉恩原地转了几圈似乎才确认了找不到爸爸妈妈了的事实,又被走路不怎么仔细的大人碰的一个趔趄,大而清透的蓝眼睛里顿时盈满了眼泪,眼看就要在街边哭出来了。目睹全过程的尼诺再也坐不住了,把剩下的雪糕塞进嘴里,包装纸往垃圾桶里一丢,拔腿奔向路对面的吉恩。
跑到吉恩面前的时候尼诺极力控制想把小豆丁一把抱进怀里好好安抚的冲动,蹲下和吉恩平视,声音尽量放的柔和,“吉恩。”
豆丁吉恩眼里的泪摇摇欲坠,防备的退了一步,带着浓重的鼻音问他,“你是谁?”却完全没怀疑为什么面前的人会知道他的名字。
“我叫尼诺。”思想斗争了一下后尼诺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他小心翼翼的明知故问,“是和爸爸妈妈走散了吗?”豆丁吉恩的眼泪即将夺眶而出,吓得尼诺赶紧添了一句,“我带你去找他们好不好?”
吉恩仍然带着几分警惕看着他,没前进也没后退。
尼诺浅浅叹了口气【怎么哄孩子!在线等!急!】,站起来揉揉蹲的有点麻的腿,从口袋里摸出零钱递给卖气球的大叔,“麻烦您给我拿个蓝色的。”拿到气球的尼诺重新在吉恩面前蹲下,伸长了手臂把气球递到小豆丁面前,“来,拿着它……我再带你去找爸爸妈妈好不好?”
豆丁吉恩再犹豫了一下,似乎觉得会给自己买气球的大哥哥不会是坏人,伸出一只小手抓住了系气球的细绳,接着一头扎进尼诺怀里。
尼诺瞬间的不知所措,小心翼翼环住小孩子温软的身体,在有湿意浸透薄薄的夏装的时候才意识到吉恩哭了。吉恩哭的很安静,两只小手攥紧尼诺的衣服,趴在尼诺胸前默默掉泪,最大的动静不过偶尔小小声的抽噎一下。
这可真是……尼诺从豆丁软软的金发上轻轻揉了几下表达安慰,稍用了点力气让吉恩抬头,吉恩瘪着嘴泪眼汪汪的顺着尼诺抬起了头。会心一击啊,尼诺心想,要不是不合时宜而且不能……真想拍下来这一幕然后把豆丁吉恩藏起来除了自己谁都不给看。现在他只是一只手继续搂着吉恩,另一只手轻轻抹去吉恩脸上的泪,柔声,“吉恩,男子汉是不可以哭的哦。”尼诺又小心的从吉恩手里抽出气球的绑线,在豆丁手腕上轻轻绕了两圈打了个活结,“本来给你买蓝色的气球就是因为它的颜色像你的眼睛,哭了的话就没气球好看了哦?吉恩也不想被气球比下去吧?”
吉恩似懂非懂的点头,眼里还带着一点水光笑了。尼诺这次没忍住,捏了捏豆丁白嫩的脸,换来吉恩不解的一眼,赶紧放下手,和吉恩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之后下定决心把吉恩抱了起来。走神想了一会儿刚才捏到的脸的手感,尼诺抬头看着路口尴尬的发现自己忘了吉恩家该往哪边走。
“那个……吉恩……你家该怎么走?”
趴在尼诺肩上认真玩气球的吉恩直起上半身,小手环着尼诺的脖颈,和他对视,“尼诺哥哥不知道吗?”
尴尬的沉默。
尼诺默默蹲下把吉恩放到地上让他看路边的建筑,但是同时也很明白指望这么小的孩子记路可能性微乎其微。……该怎么办呢?
正在认真思考是不是应该找父亲求助的尼诺若有所感的转头看向两人刚才走过的路,刚好看到两个沿路焦急寻找什么的人——即使距离还有点远,施内公主一头标志性的金发也让尼诺一眼看出了两人的身份。他推着吉恩往那边看,看到父母的吉恩顿时开心的迈动小短腿奔向父母。尼诺对着吉恩的背影笑了一下,转身混进了街上的人流里。
被父母亲抱进怀里安慰和责备的吉恩回头寻找尼诺,却没再找到人的影子。

“……差不多也就是这样了。”尼诺一脸真诚的看着吉恩,“还有,小时候你真的好可爱,脸软软的很好捏。”
吉恩哼了一声转过身一副不打算搭理他的样子,耳尖却可疑的泛了红。

评论
热度 ( 29 )

© 夜舞夕弦 | Powered by LOFTER